返回

可知归期是永决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4章 蔷薇(第1/1页)
    董乐安不动。

    佛惜朝起身,轻声道:“今晚有雪,也不知道你父亲熬不熬得过今晚。”

    他当年被其兰侍卫护送到大礼,半途遭伏,一双眼睛瞎了。

    后来才知,袭击他的人是大礼皇的人。

    质子十年,非人待遇。

    只有苏绾玥是那黑暗中照进来的光,而他的光,差点死在董乐安的手里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董乐安,勾唇冷笑,如今,他要她一只眼睛,不过分吧。

    董乐安垂眸,向冬壬伸出手,“借我把刀。”

    冬壬将随身的刀递给她,董乐安轻声道:“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冬壬别过头。

    董乐安手起刀落。

    她今日不瞎,父亲就得死。

    没有佛惜朝的命令,父亲又怎么敢起来。

    明面上大礼是其兰的附属国,暗地里,却早已被掏空,所谓的附属国国主,过的连奴隶都不如。

    小桃尖叫一声,捂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佛惜朝满意了。

    董乐安听见他的脚步声离自己远去。

    茫然的转过头,左眼前黑红一片,她才后知后觉,她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小桃扶着她往回走。

    走了很长一段,董乐安痛的昏昏沉沉的,满鼻息的蔷薇香。

    寒冷腊月,哪里来的蔷薇香呢。

    不过是佛惜朝爱极了苏绾玥。

    置办了花房,种了一大片的蔷薇。

    董乐安嗅了嗅,这是她最喜欢的花香。

    她从小到大的贴身衣物都被蔷薇香薰过,就连身上戴的香囊里也都是蔷薇的味道。

    甚至,苏绾玥死了父母,被她带进宫里的第一件事。

    就是学种蔷薇花。

    如今,她闻着这味道,竟然有些恶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佛惜朝见完大礼国主回来,坐在堂上掂量手中的盒子。

    大礼国主见他,要他将这个交予皇上。

    这里面装的,便是那年其兰停战,大礼应允其兰皇的东西。

    大礼国主为保性命,以三年为期,承诺佛惜朝娶了董乐安三年后就将这东西呈给皇帝。

    如今三年之期未到,大礼国主主动把这东西给了他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请求,就是望他留董乐安在府中,不求宠爱,只求保全她王妃的位子。

    佛惜朝眯了眯眼,带着东西进了宫。

    他三日未回。

    董乐安坐在镜前,镜子中映出她吓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自己拿着梳子梳发,戴上了搁置许久的香囊。

    大婚当日,佛惜朝嗅着她颈间的味道,皱眉冷眼的模样烙印的太深。

    他说:我不喜欢你身上的香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董乐安不懂,直到得知苏绾玥也喜欢,她便懂了。

    他不能忍自己和他心爱的女人身上有一样的味道。

    为了讨他的欢心,她便再也没薰过任何香。

    “王爷回来了吗?”她问,顺手撒了药粉,戴上眼罩,遮住左眼。

    小桃吸着鼻子摇头。

    董乐安起身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去等等他。”

    小桃欲言又止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行至院外,听到了烈烈的马蹄声响,随后熟悉的冷香扑来。

    董乐安跪在了佛惜朝要走的正路上。

    佛惜朝绕开她,未停脚步。

    董乐安唤他,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她举起双手,“请修休书一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