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可知归期是永决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章 眼睛(第1/1页)
    冷风吹进来,董乐安一个瑟缩,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动,就被脖子上的刺痛拉回了神。

    屋内没一个人,她歪头望着帐幔出神。

    她不该嫁给佛惜朝的。

    门外隐有哭声,是小桃的。

    董乐安张嘴唤她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小桃红着眼冲进屋,见到她醒了,眼泪更是啪嗒啪嗒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董乐安摸摸她的脸,问:“谁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小桃摇头。

    董乐安低头,就见小桃将手向后藏。

    “手伸出来。”她厉声道。

    小桃浑身一抖,将布满血痕的手摊开。

    “苏绾玥?”她问。

    佛惜朝府里,只有她和苏绾玥。

    小桃将头埋下去。

    董乐安掀开被子起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小桃跌跌撞撞的跟,拉也拉不住她。

    蔷薇园。

    门被人猛地推开。

    苏绾玥正在吃桂花糕,闻声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刚看清来人是谁,脸上便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她的衣领被董乐安抓住,整个人都被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苏绾玥,你别忘了,小桃之前是如何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苏绾玥八岁那年患了恶疾,宫中医郎奉皇命不给治,是小桃匆匆出宫,顶着寒冬腊月的风,跑了大半个乾安城,才叫来了给她救命的郎中。

    脚冻坏了一只,到现在还有些跛。

    苏绾玥闻言,冷冷的笑。

    那笑意刺痛董乐安的眼,她大脑一片空白,就将苏绾玥拽了出去。

    芙蓉园内修有池子,董乐安将苏绾玥推了下去。

    给苏绾玥送姜茶的碧绿见状就往回跑,去找佛惜朝。

    池子深,苏绾玥不会游泳,在里面几个扑腾。

    董乐安冷眼看着她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身边一道黑色身影疾过,佛惜朝将苏绾玥给带了上来。

    苏绾玥呛了几口水,睁眼之后就在佛惜朝的怀里哭。

    佛惜朝将人交给冬壬,走向董乐安,大手掐住董乐安的脖颈。

    将她掼进了水里,他的大掌摁在董乐安的头上。

    连一根头发丝也没能逃出水。

    董乐安已经记不得自己被他摁进水里几回,摁进水里多久。

    她的耳朵嗡嗡响,神情也不甚清明。

    佛惜朝终于松了手,蹲在池前挑着她的下巴冷笑,“王妃有时间在这里耍威风,不如去门前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堪堪抬起眼,盯着他。

    佛惜朝冲她笑,“去看看吧,你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她踉踉跄跄的往王府的门那走。

    小桃先她一步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人来人往的街,她的父亲就跪在王府门前。

    头俯地,手里端正的举着一个盒子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董乐安嘶哑出声,扑了出去。

    跪着的人抖了一下,却未抬头。

    董乐安转身就往回跑。

    穿过西苑,长廊,到了蔷薇园。

    蔷薇园的门紧闭,董乐安扑通就跪在门前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她双手攥紧,眼眶猩红,“我父亲如何得罪了你。”

    碧绿将门打开,董乐安抬头,看到佛惜朝正轻吹勺上的药,喂给苏绾玥。

    苏绾玥皱着眉头表达苦,他就再喂给她一颗蜜饯。

    直到苏绾玥喝完药,他才向董乐安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他自己找来的。”他似笑非笑的看她,眼中寒光凛凛,“大概是有事要说吧。”

    董乐安一抖,牙齿咬上嘴唇,“父亲年事已高,腿有寒疾,天这么冷,跪不得的,还求王爷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她将头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佛惜朝终于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董乐安就看到了他的靴子。

    “本王见与不见,就看王妃的诚意如何。”

    董乐安扬起头,眼里满是期冀。

    那期冀让佛惜朝恨不得想毁了她。

    他抚了抚董乐安的眼角,盯着她一双清亮的眼睛,勾唇轻笑。

    “王妃毁掉一只眼,我便去见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