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如果余生不欢愉(爱久终成疾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33章 来信地址(第1/1页)
    这个地方林潇很难保证以后不会留疤,只能是尽量用药物控制伤疤的大小。

    包扎伤口的时候,林潇像往常一样叮嘱道:“尽量不要有太大的动作,以免再次撕扯到伤口。”

    瞿博霖明白林潇对自己的担心,冲着对方点了点头,示意自己记下了。

    林潇见瞿博霖是真的要忙起来,也就没有再继续留下,很快是收拾了一下药箱,归为,然后便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却是在人走到门口的时候,迎面遇到了去而又返的安成。

    安成手中似乎是拿着什么东西,只是人走的有些急,就连撞到了林潇也没有过多的停留。

    林潇出声叫了安成一声,安成只是在移动中回头看了一眼安成,冲着对方喊道:“林医生我还有事,刚才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人人已经没了英子。

    林潇站在原地,伸出的手还僵立在半空中,看起来略带滑稽。

    周围还有下人来回走过。

    看到片林潇这个动作,眼神中红还带着激活,有心的私下跟着同伴笑笑,似是在打趣这个平日里看起来略带和善的林医生。

    林潇收回手,略带尴尬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算是化解了尴尬。

    他有心想要知道那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是就目前来看再回去更加是不合时宜的。

    林潇便打消了这个念头,然后转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瞿博霖人还没消停,房门再次被推开。

    安成站在门口快速的喘息了几下,目光在对视上瞿博霖略带深意的目光时,人有些紧张的吞咽了一下。

    喉结滚动间听到了瞿博霖那边传来询问:“安成我看你最近实在是有些没规矩。”

    若是这件事放在平时,瞿博霖怕是也不会有这样打的火气。

    只是刚才在林潇那边肚子中本就憋着一股气,现在见安成还是这样的行为,心中的不满更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安成没敢多做解释,只是忙着将手中的东西递到了瞿博霖的面前。

    在对方的目光落在自己带来的东西时,安成脸上才露出了一丝放松的情绪,然后继续开口道:“我是收到了这封信,想来总裁看到一定会高兴,就有些不守规则了。”

    瞿博霖没有打断安成的话,静静的听完了安成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原来安成刚离开后没多久,便被门口的管家给拦着。

    管家在刚才检查信箱邮件时发现了这样一封奇怪的纸张。

    取来一看心中更多了几分意外,正准备要去找瞿博霖的时候,便在门口遇到了安成。

    安成听完对方的话之后,便带着信赶忙回去找瞿博霖。

    瞿博霖将手中的纸张舒展开,目光快速在纸张上掠过,上面有用的消息只有一个,就是林颜榆所在的地址。

    来信的人是匿名的,所以瞿博霖无法得知对方究竟是谁,更加无法确定这封信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他们没有任何有关林颜榆的消息,所以对于这样的信息,便打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。

    安成见瞿博霖只是拿着纸张一动不动,脸上神情紧绷,那双暗沉的星眸中带着几分暗沉的意味。

    看起来让人有些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安成不敢多言,却还是小声的询问道:“总裁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瞿博霖没有立刻回应安成的话,在停顿了片刻之后,才站起身冲着安成到:“去安排一下,我要去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安成心中还是带着几分担忧的,紧跟上几步冲着瞿博霖询问道:“我们还要不要再带上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只是单单他们两个人去的话,安成自己到是没神马,若是瞿博霖出了事,他可就是难辞其咎了。

    对于安成的话,瞿博霖不是没有考虑,只是目光落在了窗外,那人不让自己带人去,怕是会又渠道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为了林颜榆的安全,瞿博霖也不能带着人去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安排一些人,跟在后面,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安成闻声,将瞿博霖说的话全部都听了进去,然后便下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看起来并不是很好,天色一直是阴沉着的,哪怕此刻正值中午,也是略带阴沉的。

    林颜榆此刻的感受更加明显了几分,她移动了一下略显僵硬的双腿,腿上的伤又开始隐隐作痛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预示着今晚怕是会有一场不小的大雪将至。

    将心中的想法全部都压下去之后。

    林颜榆拖着地上的一张破棉被将自己整个人包裹的更加紧了几分。

    哪怕这样做根本不能起到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林颜榆还是祈求着能够让自己温暖几分。

    缓解几分腿上的疼痛。

    果然天气正如林颜榆所预想的一样,下午的时候天色一直很阴沉,到了晚间一场大雪,便铺天盖地的下了起来。

    雪下的很急,没有几个小时对上并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。

    后半夜体温降也很快,林颜榆身上的衣服略显单薄,在这样的寒夜中更加寒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有些难捱,将身上的被子更加裹紧了几分,只是这样的行为带来的效果还是微乎其微,毕竟被子就那么厚,能带来的温度也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林颜榆正出着神,房门突然被猛地推开。

    她有些意外的向外张望去,入木看到的却是两个面带猥琐的彪形大汉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真是白日里看守林颜榆的两个人,其中一个略显清瘦只是个子很高,另外一个矮胖一些,吊三角眼看起来略带猥琐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李燕瑜看到两人突然出现,心中突然警铃大响望向两人的目光中也带上了几分警惕的意味。

    矮胖男人给了清瘦男人一个眼神,然后反手将房门给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颜榆在两人互动的期间,手慢慢摸索到了身后一片小小的碎瓦片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是一个废弃的码头,拥有的东西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林颜榆想要找到一些防身的东西,可是除去石头这个地方带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可以用。

    林颜榆背靠着墙,努力让自己的身体缩成一团,足够自己掌控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捏紧瓦片的手,掌心中很快烙下了一个印记。
上一章 加书签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