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如果余生不欢愉(爱久终成疾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29章 瞿博霖的女人(第1/1页)
    当然这个不见了意思很是简单,就是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瞿博霖一瞬间的想法是林颜榆又背着自己逃跑了,而这个地方能够帮助她的人,似乎也及只有林素翡温玉一人。

    只是让瞿博霖没有想明白的是,翡温玉竟然赶在自己明明知道他心思的情况下,还该来招惹自己。

    男人只是周金科眉头没有说话在,还是看向林素的目光中国带上了几分审视的意味。

    林素在对方开口前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全部都跟瞿博霖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瞿博霖本来还坚定的想法,却是在听完林素的话之后,瞬间产生了被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猛地坐直身子,冲着林素询问道:“你刚才说,她是怎么找不到的?”

    明明几个人只是在一起玩游戏,怎么人还会不见了。

    刚才停电的事情,瞿博霖这边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当初在修建山庄的时候,瞿博霖便命人将这个房间的电水全部都选择单独走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想给翡温温最好的,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自己的方便。

    瞿博霖看向林素的目光中瞬间带上了几分不满,冲着对方质问道:“当时不让你带她出来,你听过我说的话没有,现在出事了你去哪里给我把人给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林素被瞿博霖一系列的询问,问的自己不知道该找你们去回答他的这一系列的问题。

    只得涨红了脸,一脸羞愧的不敢去看瞿博霖的神情,更多还是怕看到瞿博霖眼睛中对自己的厌恶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着阿榆有些烦闷,想要带她出来转转。”

    若是任由林颜榆一个人处于那样的环境,人不锋怕是也要傻了。

    瞿博霖对于林素的这一系列的话,并不在怎么听进心中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将林素的话放在心上,反倒是给安成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安成一直都是在外面的,现在他也不确定究竟有没有人从这里离开过。

    这一切就都要看安成的了。

    安成听完瞿博霖的描述,脑海中带着几分思忖的表情,似乎是在哪里见过有人出去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几个小时前,却是是有人曾经离开过庄园。

    因为地方离开的时候实在是太过偏僻,而且在加上当时时间点的缘故,一般应该是不会哟人会选择在那个时候选择离开。

    所以安成对对方多加注意了一番,将对方的车牌号给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却是没成想,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排上用场。

    瞿博霖听到果真有人曾离开这里,一颗心瞬间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心中不安的情绪更加明显了几分。

    安成没敢犹豫,离开派人去调查车牌号的信息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林颜榆是被一碰冷水给泼醒的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睛,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环境。

    她的手脚是可以移动的的,对方似乎是并不怕林颜榆会逃跑一样,并没有将她人给束缚起来,只是选择将她给丢在房间内关着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废弃的码头。

    空气中隐隐还能闻到海水的咸腥味道。

    每当有海风吹过的时候,这种味道会更加浓重,丝毫没有因为寒冬而发生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林颜榆有些不是的支撑着身子,慢慢站起了身,目光开始四下打量着。

    她的四肢还是带着几分酸软的感觉,想来应该是麻药劲还没有过。

    林颜榆的脚步略显不稳,她只能强撑着是用手扶着墙,才能勉强站起身。

    林颜榆的目光在房间内四处扫视了一下,房间内什么东西都没有,除了四面不时会灌进的海风。

    林颜榆慢慢挪步,向着一侧走去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光源是通过,四周墙壁上风的通风口照进来的。

    看着外面的光亮,想来现在应该是白天,距离昨天晚上已经过去了,整整一夜,林颜榆不知道在这一夜竟发生了些什么,不过想来,应该也是产生了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最为让林颜榆,感到担忧的是林素那边,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突然消失而感到急剧的自责内疚。

    林素那个人,林颜榆自诩自己对他的认识还是非常透彻的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林素,一定会将所有的过错全部都归结到自己的身上,然后对自己产生厌烦的情绪。

    有时林颜榆觉得林素,是一个很聪明的人,可是在某些时候她会觉得她傻的有些天真,看着让人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林颜榆待身体上的不适,慢慢消解过去之后,人已经移动到了,一侧的墙壁边上。

    她垫着脚尖向外望去,入目所及之处全部是一片汪洋的碧海蓝天。

    这一点同林颜榆的猜测没有什么差距,她本来就还想,自己可能是在海边,否则的话不可能会有这么浓重的鱼腥味,还有不时海浪拍打海岸的水声。

    只是究竟是谁将自己带到了这个地方,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林颜榆我的心中还是十分不解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就算林颜榆有心想要去知道那些人究竟是什么想法,也是没有这个机会的。

    她人正在纠结着,一侧紧闭的门传来了一阵锁链拖拉的声音,似乎有人此刻正站在门外,开着锁。

    林颜榆想也没想,立刻蹲回到了地上,闭上眼睛继续装睡。

    很快房门被打开,踢踏的脚步声,似乎是在向林颜榆通知,走进来的人并不是一个人,而是好几个,而且他们中间大多数是男的,女人似乎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因为林颜榆很明显的听到了,高跟鞋敲打地面所发出的嗒嗒声。

    这样特殊的声音,除了女性的高跟鞋,能够发出来,林言喻想象不到还有什么鞋子也会发出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所以她十分的确定这其中进来的人中包含着一个女人,而且想来这个女人自己应该是相熟的。

    女人走到林颜榆的身前站定,紧接着她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站在林颜榆的身边。

    可林颜榆却觉得自己似乎是能够感觉到对方的目光,此刻正紧紧的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带着穿透灵魂的刺目感觉让人心中很不舒服。
上一章 加书签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