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刁蛮小妻引入怀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816章 云歌她不是真的爱顾少……(第1/1页)
    半晌,顾墨寒顿住了脚步,压下心里怪异的情绪,深邃眼眸眯了眯,看着他,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艺泽。”

    谢一艺泽吞了口口水,真是要命,墨寒身上的气场和压迫感简直上升十几个段位,自己的计谋分分钟被识破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最后,云歌被送去了医院,余清漫被抓走了。

    这是早就预料到的,谢艺泽马上去保余清漫,负责人一脸为难。

    “谢少,不是我不放人,实在是云大小姐说了,这人关押着,待她过来亲自审问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不让保了。

    谢艺泽懒得理会,一通电话,拨给了他的顶头上司。

    “老刘啊,云大小姐的面子似乎比我大了?我想保我的女人,还要被刁难?“

    负责人闻言吓了一跳,那个浓妆艳抹,聚众斗殴的居然是谢少的女人?

    那顶头上司更是说话都忍不住结巴了:

    “谢,谢少,您一定清楚,她现在,在顾少公司当总经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,老刘你是忘了,我和墨寒可是拜把子的亲兄弟?“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这就吩咐给您放出来……“

    不多时,余清漫就大摇大摆的出来了,谢艺泽一把揽住她,牵起她的手。!%^*

    “宝贝,手打疼了吗?”

    余清漫不关心这个,着急的问:

    “我那英勇的身姿是不是给放网上去了?有没有人认出我?”

    谢艺泽揽着她出去,拉开车门让她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英勇的身姿我们只能回家自己看看,墨寒压下了新闻。”(!&^

    余清漫停顿了半秒,也是,怎么说她现在也是顾氏的总经理,有了这头衔,顾墨白和安楠在天台对峙的时候,说出了她会催眠,都没有人敢质疑半句,云氏一族在T市消失仅三个月,就卷土重来,云歌本人还进了顾氏,更是让人津津乐道,可是,也就只敢私下议论,上次云氏在T市消失,顾少一句话,没人敢报道,这次回来,同样不敢报道,只因和顾少有牵连……

    谢艺泽凑过来,丝毫不嫌弃女朋友一脸浓妆,吧唧一口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女朋友,过不过瘾?”

    余清漫伸手抱住谢艺泽。

    “过瘾,还想再来一次!”

    谢艺泽圈住她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,墨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机会只给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里,云歌被打得脸肿得老高,身上肋骨也裂了两根,多处软组织受伤,呼吸大点都胸口疼,气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那边传来话,是谢少接走了那个疯女人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艾米说着。

    云歌马上想到了,原来那人是余清漫!

    正想说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艾米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季焕提着一个滋补礼盒走了进来,看着向来趾高气昂的云歌惨不忍睹的样子,强行忍住了想笑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云小姐,少爷交代您好好休息,您受了那么严重的伤,婚礼时间延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墨寒呢?”

    云歌努力让自己吐字清晰,即使嘴角,脸颊都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“少爷高强度工作了几天,很累,回家休息了,让我来探望您,对了,少爷让您不要追究了,不要让他为难。”

    云歌牙都要碎了,半晌,吐出三个字: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季焕又说了一句您好好休息,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艾米关好门过来。

    “云歌,‘记忆替换’怕是失败了吧?你伤得那么严重,顾少居然看都不来看你一眼?”

    云歌闭上眼睛,平复着气愤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记忆替换”确实失败了,她即使不甘,也不得不承认,世界上有意志力如此强大的人,她连那管针剂都用上了,只在他脑海留下云歌是他最爱的女人这个念头,没让她这个外人,踏入属于他和离烟之间的记忆世界。

    半晌,云歌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关系,该忘的都忘了就好,我试探的很清楚,关于离烟的记忆已经被连根拔除,我要的都会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哪怕受了伤,她的眼里闪仍闪着精明而狠砺的目光。

    艾米一惊,云歌她不是真的爱顾少……

    顾墨寒回了怡景苑。

    佣人们看着浑身散发着冷漠气息的少爷,战战兢兢的,一个字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吴妈算是和少爷关系比较好的,至小看着少爷长大的人,可看着比以往清冷一百倍的少爷,加上季焕的千叮咛万嘱咐,即使一肚子好奇,也一个字都不敢问。

    吃了晚饭,顾墨寒回了书房工作,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件事,工作,工作,只有工作的时候,才觉得自己是充实的,一停下,就会觉得整个人空落落的……

    他忘记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每当他有这个想法的时候,大脑就会自动抑制他继续想,仿佛,有什么东西刻意的压制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无法想索性也就不想了,那些忘记的记忆,并没有影响他的工作,这样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看了下时间,十点半。

    回房洗漱。

    推开主卧,房间里的味道很干净,隐隐有一丝丝之前在车里闻到过的香味,又好像是他的错觉……

    洗漱完,在床头坐下,看着没有推紧的床头柜抽屉,他下意识的拉开。

    一个个铝箔纸包装的小方块散散的放着。

    顾墨寒蹙眉。

    身体,似乎有印象,他不是未食情滋味,这拆了盒的小方块,也告诉他,他用过这些东西……

    和云歌吗?

    顾墨寒的眉头蹙的更厉害了,居然觉得有些厌恶这念头。

    明明“云歌是他最爱的女人”,这句话简直刻在他的脑海里了一般,然后又猛地想到,今天傍晚在机场看到云歌被打,自己那莫名愉悦的心情……

    他这次落水,似乎让他变的很不正常了?

    顾墨寒捏起那些小方块,想丢到垃圾桶,却突然感觉到指尖上黏腻腻的……

    顾墨寒又放下了,捡起一个仔细看了一下,发现方块的正中间,有个很小的圆孔,贯穿到背面!

    这是被人刻意用针扎穿的!

    顾墨寒突然呼吸有些急促,挨个都检查了一遍,全部都有个小圆孔!

    那黏腻腻的手感,就是里面的液体……

    这个东西被针扎穿,就意味着效果大打折扣……

    顾墨寒瞳孔微缩,突然伸手捂住了心脏的位置,痛得喘不上气……
上一章 加书签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