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刁蛮小妻引入怀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814章 烟儿不在,我不想结婚(第1/1页)
    顾墨白微微顿住,没有什么东西?

    心吗?

    半晌,手机里传来嘟嘟声,电话被挂断。

    余清漫刚刚还在气愤该死的云歌敢做不敢当,居然还让安楠转告他们,烟儿的死不是她做的!

    不是她做的那还能是谁做的!

    下一秒,听到顾墨白的言论,大家都懵了,顾墨寒让云歌担任顾氏的总经理?

    她要,顾墨寒就给了?

    余清漫满脸阴郁的上前一步,质问:

    “你问他云歌要他的心,他也给吗?他是怎么回答的?”

    顾墨白觉得心里有些苦涩。

    “他说,他没有那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是啊,他没有心,他的心已经和离烟一起沉入了海底了……

    女人们瞬间又红了眼眶,更加心里盛满了悲伤……

    顾墨寒去出差,一去就是五天。

    这五天里,发生了许多事。

    余清漫仍旧愁云惨淡,想到离烟就以泪洗面,每天都过得恍恍惚惚,想到云歌说的烟儿的死不是她计划的,就气得牙痒痒,可是,她悲哀的发现,自己根本拿云歌没有办法……

    顾墨寒对她有求必应,沐焉珠宝再次改名,重新变成了云中歌,她在顾氏的权力,只亚于顾墨寒。

    原来,云歌的计划是这样的,抓住了顾墨寒,她的权势地位,什么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余清漫几次要去找云歌理论,却发现自己连她的面都无法见到,她现在只手遮天,根本没有人能撼动了她!

    她尝试和顾墨寒直接联系,他却不接她的电话,然后直接拨给谢艺泽,命令:

    “把我的电话号码,从你的女人手机里删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顾墨寒把她拉黑了。

    余清漫又气愤又难过,谢艺泽揽着余清漫解释:

    “墨寒原本就是这个样子,没有遇见离烟以前,他没有正眼看过任何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余清漫拳头攥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那他现是用什么样的眼光看着云歌?”

    谢艺泽安抚的把她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墨寒又变成了原来那样冷漠,话少的样子,不,简直比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,几次给他打电话,墨寒开口就是: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他说个没事,电话马上就被挂了,一秒钟都不浪费,谢艺泽也很是不习惯。

    半晌,他回答:

    “我从季焕那得到的消息,他对云歌同样冷漠,除了有求必应,没有一句多余的话,即使他被催眠了,也没有把目光看向云歌。他说他没有心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余清漫听了不知道该心酸,还是该庆幸,可更多的,还是喘不过气的难过……

    顾墨寒那么那么深情,就更不能让他知道,烟儿已经死了,南宫玥说的没有错,烟儿一定希望顾墨寒可以好好的活着……

    “宝贝,你别哭了,哭的我心都要碎了,离烟同样不想你那么痛苦的……”

    余清漫闻言点头,没错,她不能让在天上的烟儿担心,应该努力振作起来,于是去找了Eric。

    Eric那边,也给出了答案:

    “顾少早在三个月前,就给烟烟解约了,颁奖典礼的夜晚,就是合约的最后一天,顾少并没有和我透露为什么要解约,这件事,烟烟自己都不知道,并且要求我保密。”

    烟儿那么敬重Eric,她沉入海底件事,余清漫没有瞒着他,Eric听完,不可置信的哭晕了过去,发誓不再带模特!

    那个,余清漫陪着Eric哭了一个下午……

    如今,网络上关于离烟的所有报道都被压了下来,离烟的微博没有被封,但是被禁止了评论权,谁都无法留言。

    余清漫反应过来,这是季焕留给她的,给粉丝一个交代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寻思再三,含泪写下:

    嫁给爱情,退出模特圈。

    就让粉丝们以为,他们最爱的烟烟,嫁给了最爱她的顾少吧,反正,离烟再不会上热搜了,季焕把控得滴水不漏,网络上没有一丁点关于离烟的报道,而顾墨寒也重新回到了低调无比的顾墨寒,网络上同样没有他的一丝报道。

    接着,陆念锦那边,周念雪也给出了答复:

    陆念锦直言,他也是早就知道了顾墨寒给离烟解约的事,他会知道周念雪和叶浩宇在那家医院,是云歌告诉他的,而云歌会知道,是因为刘红霞行凶的时候,她就在机场。

    叶浩宇特意去看了当天的监控,证实了这件事,他当时抛到空中的那束玫瑰花,就是云歌捡了起来,然后也出了机场,在医院的监控里也看到了她尾随而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不早点说叶浩宇和周念雪的关系,他说,他之前没有关注新闻,到了T市接到云歌的电话才知道这回事,这才急匆匆的去拿了资料来解围,他也问了云歌是怎么知道他和周念雪的关系,可云歌并没有告诉他。

    陆念锦的说辞似乎还有漏洞,可无论周念雪怎么追问,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了……

    Y国那边的打捞也一直没有进展,海里那么宽广,那天的狂风暴雨,更是给打捞带来了更大的难度……

    大家的心情都滑落到了低谷,有种举步维艰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经过五天的休养,谢艺泽的伤好的差不多了,看着缩在沙发里没有丝毫朝气的女朋友,心疼不已,把手里巨大的礼盒放茶几上,转身去了阳台上,给顾墨寒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接起就直接问道:

    “婚礼还有一个礼拜,继续吗?”

    顾墨寒冰冷的声音传来:

    “她说继续。”

    谢艺泽拳头紧了紧,确实,他怎么忘了,云歌巴不得嫁给墨寒,坐实顾太太的位置,自然想快点结婚,马上问道:

    “那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这毫无波澜,仿佛要当新郎的不是他的口吻,让谢艺泽有骂粗话的冲动,深呼吸了一下才问: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再过半小时的飞机。”

    谢艺泽不知道该问什么了,顾墨寒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谢艺泽回头,看向姿势都没有变一下的余清漫,叹看口气,进去坐下,把她揽怀里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有件事想和你说。“

    余清漫挑起眼帘看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婚礼时间快到了,礼服已经寄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余清漫看了眼那礼盒,脑海里再次想起和烟儿一起和设计师聊设计,然后看设计图的画面,鼻子一酸,撇开视线。

    “说好和烟儿一起结婚的,烟儿不在,我不想结婚。”
上一章 加书签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