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刁蛮小妻引入怀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811章 除了难过,什么事都做不了……(第1/1页)
    季焕微微愣住。

    “少爷您要抽烟?”

    顾墨寒看着逐渐消散的烟,半晌才说:

    “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季焕心情复杂,转身依言去买烟。

    兜里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他掏出,是云歌。

    有些烦躁,可还是接起。

    “季特助,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你应该很清楚吧?不要让墨寒连Z国都没有去,最后还是送了命。”

    云歌的话里分明有别的意思,季焕追问: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会知道的,总之,管住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云歌神秘的说完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季焕拳头紧了紧,正想把手机塞回口袋,手机又响了,这次,是谢艺泽。

    他一边继续往机场的商场走,一边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谢少。”

    谢艺泽也在机场,Y国的机场,在候机室等候登机,此时余清漫坐在他身边,正眼巴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季焕,墨寒呢?现在什么情况你马上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谢艺泽才刚问完,余清漫已经等不住他告诉自己,抢过手机贴到耳边,要第一时间知道烟儿没事的消息……

    季焕不知道电话这头换了人,也没有卖关子,他昨天也一并做好了应付他们说辞的准备,整理了一下思绪,开口:

    “谢少,昨天保镖已经和我说过您知道了事情大概始末,离烟小姐确实坐在那辆车里,最佳救援时间没能救起来估计已经……我安排了打捞队继续打捞。少爷现在已经出院,怕少爷想不开,老爷子和少爷的父亲同意了云歌小姐催眠少爷,事情的前因后果,老爷子特意刻了一个U盘,我放在了我住的公寓一楼第16个邮箱。催眠很成功,少爷已经不记得离烟小姐了,我们准备去R省出差,我说完了,如果还有什么不清楚的,我回来了会登门向您解释清楚。再见。“

    说离烟小姐已经死了,也是老爷子的意思,断了大家的念想,以余清漫和离烟小姐的关系,保不齐会去Z国找她,老爷子不想冒一点让少爷因为身边的朋友提及而想起什么,再有去Z国的念头……

    而那些人花了那么大的心思,要瞒天过海的把离烟小姐带回去,也不会再有机会让离烟小姐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季焕收起手机,又想起刚刚云歌是说的话,她到底是什么意思……

    谢艺泽揽着余清漫,耳朵也凑了过来,把季焕的话听的清清楚楚……

    余清漫大脑一片空,谢艺泽刚买的新手机被她掉到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烟儿真的掉进海里了?

    现在都没打捞上来?

    而顾墨寒,已经被云歌催眠了?

    记忆替换成功了,现在爱的人是云歌了?

    这一切,这一切是做梦吧?

    余清漫剧烈的喘息着,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里滚出来……

    那么久了,昨天晚上还狂风暴雨下了很久,那是再无一线生机了?

    “不,不是的,烟儿,烟儿怎么可能死了呢……“

    可又有一道声音在脑海里响起,烟儿如果不在那车上,顾墨寒怎么可能会不顾一切的跳到海里去救她,他那么爱烟儿……

    不是她真的死了,季焕,顾爷爷,又怎么会怕他想不开而让云歌催眠他,他们都知道,没有烟儿,顾墨寒绝对会生不如死……

    余清漫给自己做了一个晚上的自我安慰,这会在季焕一段话下终于被粉碎……

    谢艺泽心疼的把余清漫揽在怀里,也无法接受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四个都约好了,再两个礼拜就是婚礼了,原计划这个时间,应该准备去拍婚纱照了……

    余清漫突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烟儿就这样离开我了,我要去救她!”

    余清漫飞奔着离开机场候机室,谢艺泽急忙起身去追,一把抓住余清漫。

    “余清漫,你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余清漫甩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烟儿,顾墨寒就这样放弃了我不会放弃!”

    谢艺泽本就有伤在身,单手抱不住她,不得不假装痛呼一声:

    “嘶,好痛!”

    余清漫这才猛的顿住,谢艺泽马上说:

    “余清漫,我知道你无法冷静,可是,事实如果真的是这样,我们只能去面对,自欺欺人是没有用的,我们该想想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,老爷子大概不知道云歌的真面目,我们必须去揭发她!”

    余清漫努力让自己冷静,满心的悲伤,她现在就是再恨云歌,恨不得拿把刀杀了她,放在烟儿死了这件事面前,她也提不起劲来去恨她了,她现在好难过好难过,除了难过,什么事都做不了……

    广播里在催促登机了,谢艺泽揽着她往登机处走,余清漫麻木的走着,满脑子都是和烟儿从相遇,到熟悉,到亲密无间的过程……

    浑浑噩噩的登机,余清漫整个人像没有了灵魂的娃娃,缩在自己的位置上无声的流眼泪,谢艺泽心疼得不的了,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余清漫那么悲伤,他也很难过,他不敢想象,墨寒如果没有被催眠,知道了真相,会怎样发狂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个,谢艺泽越发心酸,只得把余清漫紧紧揽在怀里……

    “谢艺泽,烟儿在我的心里的分量是独一无二的,我当初连我哥都差点忘了,唯独没有忘记过她……现在,我的脸盲症好了,都没有来得及告诉她……她如果知道了,一定会比我还开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余清漫说的几度哽咽,谢艺泽也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宝贝,我都知道,想哭就哭吧,我陪你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这架回T市的航班,头等舱就他们两,他叫了空姐不用进来服务,让余清漫尽情的发泄……

    余清漫把这一辈子的眼泪都在飞机上流干了,准备下飞机的时候,她努力振作起来,红肿着眼睛,看着谢艺泽,声音沙哑。

    “谢艺泽,顾墨寒的父亲和爷爷不想顾墨寒悲伤过度,乃至想不开,我可以努力理解,但是我不能看着那个云歌这样嚣张,她做尽了坏事,最后却可以笑到最后,我替烟儿不值,你说的对,我们一定要揭穿她的真面目!”

    谢艺泽赞成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先去拿季焕说的U盘。”

    余清漫答应,以为流干了的眼泪又掉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,无论如何,要打捞起烟儿,烟儿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不出口……
上一章 加书签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