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刁蛮小妻引入怀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809章 告诉我,你最爱的女人是谁?(第1/1页)
    可是,真的来得及吗?

    很多事情,永远都是赶不上计划的,A国和Y国相差十万八千里,天亮以后,乘飞机要四个小时,他们还没有登机,云歌已经开始了她筹划已久的催眠大计。

    凌晨四点,天时地利人和,一切都按她预期的发展着。

    他们回了国把顾墨寒安顿到了艾德宝医院的VIP病房,精密的仪器随时监测着顾墨寒会在什么时候醒来。

    此时加快的呼吸频率,脉搏,心跳以及顾墨寒越发蹙起的眉头,都在预示着,他现在就处于将醒未醒的的状态,云歌一夜未眠,看到机会终于来了,顿时精力十足,点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香炉。

    老爷子和顾向东也一直守在这,看老老爷子熬不住了,季焕劝他们去休息,可两人都不愿意离去,眯着眼睛靠着沙发打盹,看到云歌有动静,马上站了起来,走过来,看到她点起香炉,都拿出了口罩戴上。

    这是云歌事前说好的,香无色无味,会扰乱人的神经,让被催眠者的大脑一片空白,任催眠师作画。

    房里还有另一个人,艾米。

    顾墨寒答应了云歌放艾米出来,但艾米出来以后比在里面过的还艰难,顾墨寒有仇必报,她敢帮着云歌对付小家伙,敢拿着枪指着他的脑袋,他就敢让她出来了在任何圈子里都混不动,云歌又被丢到了J省,艾米在T市过的苦不堪言,现在,云歌回来了,第一时间就找回了她。

    大家都围在了床前。

    顾墨寒的意识回到了那个追赶着小家伙的路上,看着车子冲入海里,自己的纵身跃下,在水里找寻着小家伙,心急如焚,看见车子的时候,有人拽住了他的脚……

    水里有埋伏!

    有人要置他于死地!

    顾墨寒拳头紧紧攥了起来,额头上渗出了冷汗,正是焦灼,脑海里思绪万千,分析着拽着他的会是谁,小家伙会不会不在那车上,突然觉得身体一阵轻松,似乎有什么强行进入了他的大脑……

    宛如天籁的声音传来:

    “对,墨寒,放轻松,你现在很安全,你在意的人也很安全,四周的空气很温暖,你的内心一片柔软……”

    一长串安抚人心,让人放下警惕的话语后,顾墨寒放在被子外面,握成拳的手缓缓松开了……

    云歌注意着顾墨寒细微的表情,缓缓说道:

    “墨寒,我是你最爱的女人云歌,你跳进海里救我的时候,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,你从S市过来,我们在商业圈认识,一起在T市打拼,我们互相欣赏且爱慕对方,已经准备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她暂停了一会,再继续说:

    “现在,墨寒,记住我说的话,你最爱的女人是云歌,你脑海里所有关于爱的人的记忆,都是和我,没有其他女人,没有什么模特生涯,更不记得关于Z国的所有事……“

    老爷子和顾向东屏住了呼吸,看着顾墨寒松开了的眉头又蹙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只要墨寒忘记离烟,就不会有去Z国的念头,他体内的“契约”就永远不会被激活,他们做那么多,都只是希望墨寒好好的留在A国……

    季焕则心情格外的沉重。

    他回到T市,一刻都没有闲过,去了凤凰阁,去了怡景苑,吩咐佣人把所有关于离烟的东西都收掉了,并且交代家里的她们和吴妈,不许在顾墨寒面前提起“离烟”这两个字,佣人们不解,可看着季焕平时很好亲近的人都冷若寒蝉,让她们也一个字都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接着,他通知了下去,网络上,大街小巷,所有关于离烟的新闻,海报,全部都撤了,离烟上的节目,全部不允许再播放,以顾氏能力和效率,十个小时不到,T市干干净净得仿佛离烟这个人不曾出现……

    云歌又重复了一遍催眠内容以后,心跳加速,问道:

    “墨寒,告诉我,你最爱的女人是谁?“

    季焕的心也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墨寒蹙着眉头,嗓子干哑的开口:

    “烟儿……”

    季焕的心重重的一疼,既难过,又感动……

    顾向东红了眼眶,墨寒是一个多深情的人,可是,那个女人会要了你的命啊!

    云歌冷静的拨动了一下香炉,更多青白的烟冒出来,然后又把之前的话说了一遍,再问:

    “墨寒,告诉我,你最爱的女人是谁?“

    顾墨寒眉头蹙的更厉害了,停滞了片刻,回答:

    “烟儿……”

    云歌深吸口气,放缓语气:

    “墨寒,你说错了,是云儿。”

    顾墨寒轻微的动了下脑袋,说话的口吻很轻,却很清楚:

    “是烟儿……”

    季焕拳头攥的紧紧的,眼眶憋得通红,真的很想阻止这一切……

    少爷不想忘记离烟小姐,就算被催眠,他都不想忘记离烟小姐……

    可是,不忘记她,少爷就一定会去找离烟小姐,到时候,真的要让他因为“契约”死在Z国吗?

    而如果把离烟小姐带出Z国,就意味着离烟小姐会死……

    明明是天生一对,为什么却要有这样的折磨,是不是天各一方,各种占据地球的一角,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……

    老爷子气得在原地打转,他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墨寒去Z国送死,那是个不祥的国家,是一个让人想逃离的国家,你的母亲好不容易把你带出来,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,要把命交代进去!

    云歌看向艾米,艾米从抽屉拿出一支注射器,里面装了淡淡黑色的药水。

    季焕一把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云歌强行接过注射器。

    “辅助催眠的药,你放心,只要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不该提起的人,这药形同虚设。”

    季焕着急的看向顾向东和老爷子,他们都没有制止,季焕一惊,所以,他们都是事先就知道了,云歌准备了这个药?

    “季特助,我是要和墨寒结婚生子相守到老的人,怎么会害他,你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季焕气急,胸口憋着一股气,要把他憋疯了……

    云歌把那药注射到了点滴里。

    药水注射进去没多久,顾墨寒蹙着的眉头松开了。

    云歌第三次把催眠的话语,用最亲切的声音说了一边,再问:

    “墨寒,告诉我,你最爱的女人是谁?“

    顾墨寒依旧闭着眼睛,过了好一会,清冷的声音响起,没有丝毫温度:

    “是云歌。”
上一章 加书签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