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刁蛮小妻引入怀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808章 除了生死,没有人能阻挡他们(第1/1页)
    余清漫梦里都是她幻想出来的可怕画面,烟儿在车里,掉进冰冷的海水,车门在海水的压力下根本打不开,海水一点一点的渗透进来,烟儿无助的哭泣……

    烟儿不会游泳啊,怎么办,怎么办,余清漫心里堵得慌,恨不得跳进去,帮她打开车门,救她出来,难受得要窒息了……

    “宝贝,醒醒,醒醒……”

    谢艺泽看她满头冷汗,一脸痛苦,心疼得不行,急忙就要吵醒她。

    余清漫打了个冷战,用力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睡在病床上,谢艺泽换好了自己的衣服,坐在旁边,看到她醒来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从昨晚开始到现在,一口水都还没有来得及喝,经历了那么多事,又听到那么恐怖的事,才会不支的晕过去,医生给她挂上了葡萄糖。

    余清漫一个用力坐了起来,一把握住了谢艺泽的手,激动的问:

    “刚刚那保镖说的不是真的对吗?烟儿没事对不对?对不对?谢艺泽你告诉我啊!”

    谢艺泽看着有些失控的余清漫,心疼的不得了,坐到床沿,揽她入怀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激动,我们要相信,离烟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    余清漫心狠狠一揪……

    很残忍,可谢艺泽还是必须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宝贝,墨寒的电话还是打不通,季焕直接关机了,但我联系了顾氏其他高层管理,确认季焕已经回去了,他还说,墨寒的爷爷,父亲也在那,这次的事情,貌似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余清漫没有注意听,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一般,了无生气的倚在谢艺泽怀里……!%^*

    什么叫吉人自有天相,这不就是说,烟儿真的在那车上,所以,顾墨寒才会跳下去救她,所以才会差点丧命,所以才会电话打不通,不是手机进水了,就是手机都沉海里去了……

    眼泪像开了闸的水龙头,怎么都止不住,脑海里还是昨晚,烟儿在舞台上,卫冕了世界模特大赛的冠军,顾墨寒给她戴上皇冠,披上披肩,她的温柔浅笑,她和顾墨寒对视的那个瞬间,让全场观众疯狂的拍照,他们的互相求婚,把全世界的浪漫都耗尽了一般……

    好心痛,好心痛,不,这不是真的!

    余清漫推开谢艺泽,翻身下床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烟儿,我一定可以找到她的!她这人特别好骗,我说什么都信,我去告诉她我又把你忘了,她一定就会着急的出现的……”(!&^

    谢艺泽单手揽住她,心疼无比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,宝贝,也许离烟不在那车上呢?我问了保镖,他并没有看到过离烟上车,在追赶的过程中,也没有看见离烟的身影在车里,这一切都还不确定,你不要胡思乱想,我们明天一早就回T市,亲自去找季焕,好吗?”

    余清漫抓到了救命的稻草,是,烟儿或许不在车上呢?

    余清漫吸了吸鼻子,点头,认可。

    “对,对,谢艺泽你说的对,烟儿肯定不在那车上,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打量着谢艺泽,才发现他换掉了病号服,穿着自己的衣服,这才想起男朋友也受了伤,哑着嗓子问:

    “谢艺泽,你怎么起来了,你身上那么多伤……“

    谢艺泽松了口气,揽她入怀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宝贝,你一天没吃东西,我点了餐,我们先吃点东西好吗?”

    余清漫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饿,我们回T市,和烟儿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谢艺泽心一揪。

    “没有机票了,刚刚的雷电强对流天气,所有航班都取消了,现在天也黑了,我已经定了明天最早的航班,听话。”

    他确实也是准备了马上回国的,所以才撤了点滴,换好了衣服,可是,航班停运了,墨寒和季焕老爷子乘私人飞机回去的,那个时间段,正好避开了雷电天气。

    看着谢艺泽眼下淡淡的阴影,余清漫知道,谢艺泽一定昨晚一夜都在找她,肯定没有休息过,今天又是这样惊心动魄的一天,只好压下急切的心情,让自己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送餐员送来了饭菜,余清漫一点胃口都没有,强迫自己塞了一碗饭下去,然后去叫护士重新给他挂上点滴,余清漫一直坐立不安,逼自己不要胡思乱想,刚刚谢艺泽说的离烟不在那车上的言论,她都不敢去仔细推敲里面的漏洞,强行安慰自己,就是那样的!

    打完点滴,余清漫去洗漱完,也难得温柔的仔细而小心的帮谢艺泽擦拭身体,动作轻柔,没有碰疼他,谢艺泽看着浑身弥漫着悲伤气息的余清漫,也没有调侃她的心情……

    两人准备睡觉的时候,余清漫的电话响了!

    余清漫一惊,想着是不是有好消息了,急忙拿起手机,发现居然是柳柳。

    柳柳一路过关斩将,已经晋级了到了总决赛……

    她是也知道了什么,所以来问自己了吗?

    余清漫看了眼谢艺泽,一起在床沿坐着,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清漫,离烟的电话怎么没有人接?”

    柳柳的口吻满是急切。

    余清漫揪着床沿的被单,不知道怎么回答,柳柳已经兀自说了起来:

    “清漫,我怀疑云歌要对离烟不利了,霆轩打顾少,季特助的电话都打不通,你在离烟身边,一定要提醒离烟,云歌觉得在霆轩身上栽跟头了,失了面子,所以去催眠他的母亲阻挡我们在一起,我勉强可以理解,可云歌居然还针对念念,说她和叶浩宇是亲兄妹!“

    云歌催眠了赵霆轩的母亲?

    余清漫有些惊讶,然后想起她歇斯底里要拆散他们的样子,确实和安楠对顾墨白的死缠烂打非常像!

    说到这里,柳柳顿了顿,貌似在平复心里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天呐,看到这件事的报道,我真是被雷得不轻,但是这个我回来了再说。云歌还催眠安楠,她纠缠着顾墨白,对云歌有什么好处吗?这些都电视上报道了,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了,我想来想去,我们那么多人,共同的关联就是都是离烟和顾少的朋友,也许她下一步就是针对离烟了……“

    余清漫猛然想起云歌是针对着烟儿在意的所有朋友,那么,柳柳是不是也中了?

    “柳柳,你今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事?对了,今天是你彩妆大赛的日子……”

    柳柳微微顿住,然后回答:

    “是,我上午在准备去比赛的路上被人给劫持了,我当时怀疑是不是霆轩的母亲故意要为难我,那些人过没有多久却又把我放了,我踩着最后一个入场的名额,没有错过比赛,在赛场遇上了特与过来看我比赛的霆轩,他告诉我不是他母亲做的,他的母亲被催眠了,才会誓死阻挡我们,他已经吩咐了伯父带她去解催眠,却被告知,根本解不了!云歌那个女人简直病的不轻,我今天被劫持,险些不能参加比赛,一定也是云歌做的!也许她下一个目标就是你和离烟,你们一定要离烟加倍小心!”

    余清漫又心酸又愤怒,原来今天一天,不,半天的时间,发生了那么那么多的事,云歌好狠,把这些事都堆在这几个小时里,逼烟儿做出选择……

    看了眼身旁的谢艺泽,没有告诉柳柳,她已经被针对了,那些车子冲进了海里,烟儿不知道在不在车上,而顾墨寒险些丧命的事,柳柳的比赛有好几场,不要影响了她的心情,只好压抑着情绪答应着,编了个理由搪塞柳柳离烟为什么没有接电话,就转移了话题,然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余清漫的心悬得高高的,看着谢艺泽。

    “云歌一定是是很早很早以前就筹划好了这些,她的目标是顾墨寒,却把目光对准烟儿身边的朋友,因为她知道,顾墨寒的软肋是烟儿,而她不能直接针对烟儿,更不可能直接针对顾墨寒,所以,把目标对准了我们这些她在意的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谢艺泽把她揽进怀里,揉了揉她的脑袋,赞成。

    “嗯,她那次策划刺伤离烟,大概就是做了两手准备的,能一举拿下最好,拿不下,借着那次的失败,让墨寒觉得她已经一无所有,毫无威胁,放松对她的掌控,她早就筹划好了今天这一出,只等合适的时机,而昨天那颁奖典礼,就是最好的时机……”

    余清漫越想越害怕,云歌那个女人究竟是有多可怕?

    居然还有人做她的帮凶,那人究竟是谁?

    她不安的看向谢艺泽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烟儿,她一定不能在那车上……对了,你刚刚不是说顾墨寒的父亲和爷爷都在他身边吗?这样的话,云歌一定没有机会对顾墨寒出手才是,对吧?”

    谢艺泽压下复杂的情绪,安抚她躺下睡觉。

    “对,你好好休息,离烟一定没事,墨寒也一定没事,他们那么相爱,没有人能阻挡他们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很受用,余清漫顿时安心了不少,是的,除了生死,没有人能阻挡顾墨寒和烟儿……

    关了灯,一室漆黑,谢艺泽才敢显露脸上的不安……

    他联系的那位顾氏的高层管理告诉他,云歌也和老爷子,季焕一起出现的,并没有看见离烟,所以,事情远比他们想象的复杂……

    但愿明天早早回去,一切都还来得及……
上一章 加书签 回目录 下一章